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考古 > 考古探秘

行走红河谷:灵山问祖--古南诏国彝祖探寻(图文)

2016-12-26 11:56:50 来源: 人文红河 作者: 毛杰 李聪华
摘要:红河之源的巍山,古老的故事与众多的遗迹俯拾皆是,信手拈来,南诏国的辉煌历史与沧桑巨变,是一本厚重的历史书籍,耐人阅读。红河之源,巍宝山下,耕牧之地,一个民族的繁衍和生息,激荡而传奇……

 红河之源的巍山,古老的故事与众多的遗迹俯拾皆是,信手拈来,南诏国的辉煌历史与沧桑巨变,是一本厚重的历史书籍,耐人阅读。红河之源,巍宝山下,耕牧之地,一个民族的繁衍和生息,激荡而传奇……

1.jpg
 
    巍宝山依旧是如此幽深而清净,冷峻地观望着千年世事的变迁。行走红河谷全媒体采访记者怀着虔诚之心拜谒这座历史名山,本以为只是看尽满山的风光景致,行走间品读到的大河之滨一个叫蒙舍诏的尚火民族生生不息的兴衰故事,却让人嘘嘘不语。
    
    坐落于大理巍山县城郊的巍宝山,主峰2509米,山形似一头蹲坐的雄狮回首俯瞰县城,独享风水便利。唐代开始,山上建筑道观,明清兴盛,到清末道教殿宇遍布全山,各类历史建筑星罗棋布,是全国十四大道教名山之一。道骨仙风,清观寒舍,形成了我们对巍宝山的印象。
 
2.jpg
 
3.jpg
 
    巍宝山上山台阶沿着山势铺就而成,从大门进去不远,在前峰的山腰处,一座“青霞在望”(牌坊另外一面为“青霞再望”)的牌坊矗立眼前,牌坊后面是迷人的翠色,道路两旁是郁郁葱葱的青松翠柏,一派禅宗意味。
    
    山上的古旧建筑皆依山就势而建,有镶嵌山坳者、有隐映林间者、有俯瞰群山者,都尽最大可能地融入大自然的怀抱;道观中的石雕、壁画古朴清新,自然本真,融入了一个民族对生存、生活、生命的解读。
 
4.jpg
 
5.jpg
6.jpg
 
7.jpg
 
    巍宝山土主庙是山中最威武的建筑,是巍宝山文化的核心。土主是彝族原始多神信仰中的一尊大神,是彝族的共同信仰。
    
    据史料记载,唐朝贞观初年,南诏第一代王细奴逻和其父蒙舍龙牧耕于巍山巍宝山前新村,由此发展崛起。唐开元二年(公元714年),唐玄宗李隆基恩准南诏第三代王盛逻皮为其祖父南诏第一代王细奴逻盖庙塑金身的请求,下旨建盖巍宝山中的南诏土主庙,并敕封细奴逻为“巡山大土主”。
    
    以后,南诏在各地纷纷建盖供奉南诏诏主的土主庙,到南诏中后期,随着疆域的不断扩大,凡南诏势力到达的地方都建盖有供奉南诏十三代王的土主庙。南诏土主庙因此成为全国广大彝族最早的总土主神庙,彝族祭祀祖先的活动,1200多年来从未间断。细奴逻以及其他十二代王也由此被奉为彝族的大土主。南诏土主庙历经沧桑,成为南诏历史的见证,成为南诏政权兴衰的缩影。
 
8.jpg
 
    南诏土主庙2006年底维修扩建完工,并于2007年举行南诏土主庙维修扩建工程竣工典礼暨开光祭祖大典。在同年召开的彝文古籍协作会上,100多位彝族学会专家学者一致倡议,将巍山巍宝山南诏土主庙定为全国800万彝族寻根祭祖圣地,并将每年农历二月初八定为祭祖主祭日。此后,每年的二月初八,广大彝胞都会从四面八方赶回来,虔诚地祭奠共同的祖先。位于魏宝山这一洞天福地的南诏土主庙也逐渐成为全球彝族同胞寻根祭祖的圣地。
 
9.jpg
 
10.jpg
 
11.jpg
 
12.jpg
 
    一辉煌南诏:    
    一个与唐王朝相始终的地方少数民族政权
 
    巍山是彝族居住、生活、开发较早的地区及彝族土主文化的中心,在这片土地上,1300年前的南诏国鲜活地存在过,尽管岁月已去,但南诏给巍山留下的深刻记忆却铭刻在这片土地上。
    
    按照云南自身发展过程中形成的不同阶段、不同特点的文化类型来界定,云南历史文化主体大致可分为史前文化时期(远古至春秋)、古滇文化时期(春秋至东汉)、爨文化时期(三国至唐中叶)、南诏大理文化时期(唐中叶至元初)、汉文化主流时期(元初至今)5个阶段。
    
    每个阶段各有其独特的历史背景和文化渊源,各个时期的云南在大中华崛起的沧桑巨变中找到了延续文脉,找到了属于每个云南人的存在感。其中,南诏大理文化是其中一个重要阶段。南诏国的建立和发展过程中积淀下来的厚重文化,是彝族先民最为辉煌的时刻,南诏国创造的灿烂篇章,推进了云南民族融合大发展,如今已形成独具地域特色的云南文化现象。
    
    南诏国的发祥地在蒙舍川,即今天的巍山县。贞观二十三年(公元649年),细奴逻当上蒙舍诏诏主,建立大蒙国,自称奇嘉王。细奴逻制定了独奉唐朝为正朔的政治路线,不断加强与唐朝的联系。唐永徽四年(公元653年),唐王朝敕封细奴逻为巍州刺史。经细奴逻、逻盛、盛逻皮至皮逻阁四代王,南诏在巍山经营发展了90余年,为统一六诏、建立宏图大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唐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皮逻阁在唐王朝的支持下,并六诏、逐河蛮,完成了统一洱海地区的大业,皮逻阁也因此被朝廷敕封为云南王。距今1400多年前,由彝族、白族先民建立的云南历史上的第一个地方王朝,也是最强大的地方王朝——南诏建国,称雄于祖国西南地区。它数次打败唐朝大军,还两次围困成都,曾经攻下贵州的遵义,广西的南宁,统治越南河内数年,还与唐朝海军大战于南海……到唐天复二年(公元902年)南诏灭亡止,南诏共传位十三代,历经254年,几乎与唐王朝相始终。
    
    南诏最强盛时,其疆域包括今云南全省和四川、贵州、广西一部分,势力达越南、缅甸、老挝部分地区。《新唐书·南诏传》载,南诏疆域“东距爨(今昭通、曲靖),东南属交趾(今越南),西至摩伽陀(今印度),西北与吐蕃(今西藏)接,南女王(今老挝境内),西南缥(今缅甸),北抵益州(今四川),东北际黔巫”(今贵州和两湖),基本包括现今整个西南的所有彝族地区。
 
    南诏崛起,演绎了与唐王朝的分离与对抗、亲善与誓盟的民族关系,彝族先民励精图治、文功武治,用大西河的灵秀水源锻刀淬火,用肥沃土地上的稞麦瓜果繁育后代,文明开化驱走了蛮荒,礼仪教义朔造着民族灵魂。
    
    如今,金戈铁马、鼓角争鸣已经远去,垅圩图山被岁月洗刷得支离破碎,但行走红河谷,来到大河源头,拾步巍宝山,彝族先辈们的奋斗足迹、苦难成长历程依稀可见。在穿越时空间细细品读巍山时,仿佛能感受到彝族先辈们饮马瓜江,劈星斩月、开疆拓土的奋斗历程……
    
    我们突然想到,1000多年前的南诏国的治下,现今红河州的疆域内,那时的建水叫惠历,是个彝族名字,蒙氏筑土城,开启它1200年的历史,所谓的文献名邦,那是600多年后又一个时代开启的事。
 
13.jpg
 
    任何一个民族的迁徙、发展、流变都与其生存发展的需要息息相关,也必须在时势蝶变中与时代共进退,其崛起与衰落,都将打上时势变迁的深深烙印,作为南诏国的发祥地和故都,巍山在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后,南诏国的重心转移到大理,250多年的南诏政权被郑买嗣褚篡权,民族迁移在南诏政权灭亡之后,彝族先民们也随着王朝的衰落而流变。
    
    南诏国灭亡后,曾经显赫一时的王族遭受了灭顶之灾,无尽的追杀随之而来,侥幸逃脱的,有的隐居山林,有的逃亡他乡。有关南诏国的史籍文书及王室资料也随即消失,犹如石沉大海。
    
    王族的大部分后裔们依然在巍山境内繁衍生息,据《南诏野史》《滇略》等史籍中凤毛麟角的记载和现代彝族社会调查资料分析,南诏灭亡后幸存下来的蒙姓家族一部分迁往蒙舍川东部山区和西部山区漾濞江河谷一带,隐姓埋名。
 
14.jpg
 
    时至今日,红河流域的莽莽大山、村村寨寨,彝族土掌房比邻皆是,彝族的根脉依旧撒布于红河两岸。一条河流,承载着子孙繁衍生存的希望,一条河流,给了一个民族重新兴旺的补给,只要沿着红河走,生存就有希望。
    
    追根溯源,我们发现了一个民族迁徙的清晰脉络,沿着红河顺流而下,今天楚雄、思茅、保山、临沧、红河一带,四川、贵州一些地区的彝族,至今认为他们的祖先来自蒙舍地区,彝族文化传播到大小凉山,金沙江畔,从乌蒙山到红河两岸,彝宗彝源,众望红河之源。 
 
    据阿细颇《开化府志》载,居住于我州弥勒、泸西、开远三县市的彝族,语言、服饰、习俗近似,与阿哲支系语言相近,传说其祖先来自大理巍山一带。到弥勒西山定居已有1000~2000年的 “阿细”祖先即南诏六诏之一的越析诏的后裔。
 
15.jpg
 
    在巍宝山上采访探寻,思绪漂游到上千年前,同行的巍山政协只廉清副主席侃侃而谈,传奇野史、正本清源,如数家珍,娓娓道来。大家谈性正浓间,山中突然飘起小雨。这雨来得有些意外,有些惊奇。因为雨滴落之前没有骤风、没有迅雷,甚至没有乌云。只见那晶莹剔透的雨滴从高空倾泻而下,飘飘洒洒,自由自在地乱舞,之后没入群山绿带中,默默滋养万物。
    
    就像那个曾经叱咤风云的南诏国,风云聚会之后,飘散得那么无声、那么彻底,只留下一片空灵和寂静……
 
16.jpg
 
    乱云飞度间,往事越千年。探访红河源头,问道彝祖故里,踏访巍宝仙踪,我们深感彝族先民的伟大,一种蓬勃向上的倔强生命力和张力,一种融进祖国大家庭的远见卓识,一种追求先进文化的发展愿望,共同完成了西南少数民族对祖国版图的贡献,这是中华民族苦难成长历程中多民族融合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如果没有南诏国,会有大理国吗?会有后来的元跨革囊吗?我们很难设想。
 
    山间一日游,恍若世上已千年。我们留恋山上那份暂别快节奏生活的超然闲适感,留恋阳光雨露对巍宝山投射下的那片温暖,感慨彝族先民在人与自然的抗争中对大自然的尊重,体味着山水灵秀孕育的人杰地灵,完成着一个现代人对大河文明的膜拜和探求,然而,这所有的一切,都只表现了冰山上的一角和文字上的只言片语。
17.jpg
 
    下山的路上,一个念头闪现出来,如果没有红河的抚育,会有细奴逻当年的耕牧吗?又会有南诏国和巍山古城吗?
 
18.jpg

——————————————————————————————————————————————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为“关注天下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作品,版权均属关注天下网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
·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关注天下网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版权问题,烦请提供版权疑问、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admin@gztxw.com,我们将及时处理。 ——————————————————————————————————————————————
热门推荐